警钟常鸣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» 警钟常鸣

贪官忏悔:自己外表披着党员的皮囊 心却已经死掉了

发布时间: 2016-05-13 07:59:54   作者:纪委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  王承章在撰写忏悔书。 鄂州市纪委供图

  王承章,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人,历任沙窝乡党委书记、燕矶镇党委书记等职,2006年11月任鄂城区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2012年1月任鄂城区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、主任。一路顺风顺水走来的王承章,未料到因为违法乱纪,在临近退休时,人生会走向另一个极端。

  2015年9月10日,湖北省纪委发布消息,王承章涉嫌严重违纪,接受组织调查。经审查,王承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。2016年4月11日,鄂州市纪委发布消息,王承章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

  “现在回过头看来,只觉得自己好像只有一具躯壳,外表披着党员的皮囊,心却已经死掉了”

  1957年,王承章出生在鄂城区新庙镇的一个贫寒家庭。

  “我是农民的儿子。”“永远跟党走。”这是1980年王承章就读咸宁农校递交入党志愿书时写下的话语。1983年,26岁的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入党的那一刻,他喜极而泣。

  如今,身陷囹圄的王承章回忆往事,一边忏悔,一边反思:“当年入党,一方面有信念感召,另一方面,因为穷怕了,只有读书、入党、提干才有出路。”

  共产党员意味着什么?这个问题,王承章直至身陷囹圄都没有想明白。对组织的教育培养,对同事的支持帮助,对群众的信任期望,他不但没有心存感恩,反倒如“怨妇”般认为组织对自己不公,自己应该得到更多。

  他在忏悔书中坦言:“多年来我完全忽视了政治理论学习,工作学习只是图应付、挣面子、搞形式,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,失去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”,“现在回过头看来,只觉得自己好像只有一具躯壳,外表披着党员的皮囊,心却已经死掉了”。

  王承章信念动摇、内心失衡,在外因的诱导下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地滑向了严重违纪之路。他的堕落再次表明,信仰需仰视而守,更要俯身躬行。党员领导干部只有坚定理想信念,对党绝对忠诚,才能在各种诱惑面前坚定立场,守住底线。

  “原来是穷怕了,后来是一切向钱看,想着法子搞钱,结果自己变成了金钱的奴隶”

  王承章曾自言,入党30多年,十分珍惜、十分在意党员身份,要为党奋斗终身。可事实上,党员身份和手中权力不过是他攫取个人利益的工具。

  担任乡镇党委书记期间,他手中有了实权,平时吃吃喝喝和收受礼品礼金不断。担任鄂城区政法委书记和人大常委会主任以后,他说话办事“方便顶用”,赚钱来钱“门路大开”,更是自我感觉良好。此时的他已完全不像个党员领导干部,身染江湖习气,与老板们推杯换盏,与社会人员勾肩搭背,以权谋私,收受贿赂。他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当时认为收别人的钱都是替别人帮忙,能帮别人摆平麻烦就是能力;亲戚朋友找来也是看得起,盛情难却,有的还要还礼,是一种礼尚往来。这些人送钱送礼说到底还是看中自己的权力和地位。”

  王承章对“经商之道”乐此不疲。他自认为极具商业头脑,改革开放初期就往返湖北、广东贩卖手表,后来又合伙投资开办铸造厂。“一切向钱看,会搞钱才是本事”的理念在他的脑海里根深蒂固。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,他与其情妇互相利用,共谋利益。

  执纪人员表示,王承章分管何地,其情妇的业务就拓展到何地;王承章工作上负责什么项目,其情妇的业务就进军到什么项目。情妇的生意只要遇到困难,王承章马上四处为其打招呼,亲自出面高息借钱,挪用公款为其筹措周转资金,甚至将情妇的一些个人费用拿到单位报销。

  王承章严重违反廉洁纪律,从收受礼品礼金开始,到后来的贪污、受贿、挪用公款,欲壑难填,欲罢不能。落马后,他忏悔说:“原来是穷怕了,后来是一切向钱看,想着法子搞钱,结果自己变成了金钱的奴隶。”

  “我没有按照一个党员的标准讲老实话、做老实事、当老实人,没有去修正自己、改正自己所犯下的错误,一次又一次地错失了组织给我的机会,使自己越走越远”

  党的十八大后,面对中央正风反腐的高压态势和坚强决心,王承章视而不见,满心盘算着还有多长时间的“大好时光”,演绎着退休前最后的疯狂。他什么纪律、规矩都不顾了,贪污侵占、收钱收礼、乱收滥发、挥霍浪费、违规经商、腐化堕落,不收敛、不收手,顶风违纪。

  2014年年底开始,针对王承章的信访举报不断,其违规经商、作风问题等在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。已有耳闻的他色厉内荏,惶恐不安。他担任过政法委书记,与政法部门接触交往多,熟知办案方法,面对组织调查,心存侥幸的他决定“最后一搏”,对抗组织调查,严重违反政治纪律。

  在组织对其进行谈话时,他故作憨厚老实,对相关问题一概否认。省委巡视组、市纪委主要领导多次找他谈话,他不但拒不交代相关问题,甚至还安排财务人员篡改、隐匿财务资料,与相关人员串供,签订虚假合同制造伪证,清理转移办公室工作笔记本、高档烟酒等物品,做足对抗组织调查的“功课”。

  多行不义必自毙。王承章的“垂死挣扎”并没能挽救自己的命运,反而加速了自己的灭亡。在接受组织调查后,他后悔不已:“我没有按照一个党员的标准讲老实话、做老实事、当老实人,没有去修正自己、改正自己所犯下的错误,一次又一次地错失了组织给我的机会,使自己越走越远。”

  “在领导岗位上,自己盲目自大,心理浮躁,我不管别人,别人也别想管我,时间长了,自己就像一只温水里的青蛙,等到醒悟的时候为时已晚”

  王承章到鄂城区人大工作后,认为组织对自己不公平,没有将自己安排在更重要的实权岗位,心理上极度不平衡,叫嚷着“准备退休”。抱着这种无所求、无所谓的思想,他在工作上放弃了应尽之责,不但没有履行主体责任,还带头违纪,胡作非为,严重违反工作纪律。

  他成天无所事事,把主要精力用于谋取私利,长期处于混日子的状态。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他的放纵导致鄂城区人大党组织班子软弱涣散,机关管理混乱,4名副县级领导干部和鄂城区人大机关全体在职干部全部涉嫌违纪。

  他担任领导干部期间,唯我独尊,把同事善意的提醒当成是跟自己过不去,工作和生活处在无控制、无监督状态。他和情妇的不正当关系问题,区人大机关可以说尽人皆知,但无人管,无人问。在鄂城区财务管理问题上,他主持召开主任办公会,参与决策的班子成员集体研究制定“内部政策”,违反规定“拉赞助”、乱收费,一派乱象。

  在他从“小打小闹”到严重违纪的过程中,监督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。他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在领导岗位上,自己盲目自大,心理浮躁,我不管别人,别人也别想管我,时间长了,自己就像一只温水里的青蛙,等到醒悟的时候为时已晚”。

  王承章的堕落再次表明,各级党委(党组)要切实履行好主体责任,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,真正严起来、管起来。唯有以纪律为尺,以纪律为戒,抓早抓小,管到位、严到份,才是对党员干部的真正关心和爱护。(吴新明)


版权所有 © 西安石油大学纪委、监察处 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电子二路东段18号   邮编:710065   电话:+86-029-88382230   技术支持: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