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钟常鸣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» 警钟常鸣

湖南怀化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、副主席黄泽春腐败警示录

发布时间: 2016-04-07 09:33:23   作者:纪委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“树上有10只鸟,被枪打下1只,还剩下几只?”

  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,按常理说,打下1只后,剩下的鸟肯定会被枪声惊醒,进而飞离危险之地;仍然有鸟“无动于衷”的情形,一般只发生在脑筋急转弯里。然而现实中,就有那么一些个党员领导干部,在反腐败的强大震慑面前,依然心存侥幸、执迷不悟。怀化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、副主席黄泽春就是其中的典型。

  黄泽春心为“权”役,把权力当做谋取私利的工具,一心想当官发财;敬畏全无,把党的纪律和规矩当儿戏,顶风违纪。2015年12月3日,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

  1 “不认原则认实惠”,铤而走险对抗调查

  黄泽春,湖南麻阳人,198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曾任怀化市纪委常委、沅陵县长、沅陵县委书记等职,2012年12月任怀化市政协副主席。

  黄泽春在纪检监察机关任职多年,对党的纪律和规矩十分清楚,他表面上也对纪律十分尊崇,在多个场合告诫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、坚守底线,甚至常常“以身作则”,上交红包礼金。

  然而,私底下,他“不认原则认实惠”,早就把理想、信念抛诸脑后,对党的纪律和规矩不屑一顾,认为不过是“纸老虎”、“稻草人”,是不带电的高压线。

  他标榜自己非常崇拜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经常穿布鞋,连早餐都吃前一天的剩饭,不了解的人都以为他清正廉洁。可一旦诱惑当前,他立马原形毕露。一名老板有求于他,专门定制了5枚黄金制品送给他,他“见猎心喜”,连忙收下,对该老板有求必应,哪还有半点共产党员的样子?

  2015年5月,湖南省纪委在调查怀化市原副市长李自成严重违纪问题时,发现了黄泽春的相关违纪线索。黄泽春听到“风声”,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组织上找他谈话,要求他相信组织,忠诚组织,讲清楚自己的问题。他“镇定自若”,矢口否认,表示历来严格要求自己,“没有什么大问题”。

  而事实上,他已如惊弓之鸟,一边心急火燎地找人订立攻守同盟,一边慌不择路地转移财产,严重违反政治纪律。

  他约老部下汪某在怀化市委办公楼的停车坪见面,露骨地表示,纪委正在调查他,要汪某找人统一口径,把其担任沅陵县委书记期间用公款买金条的事捂过去。

  他把收受他人的非法走私物品用纸箱打包转移至邻居——一位麻阳老乡家里,称“过段时间就来拿”。这位老乡与他并无深交,等了段时间,便把纸箱上交给了相关部门。

  2 面对诱惑“舍不得”,心甘情愿被“围猎”

  执纪人员告诉记者,黄泽春的违纪问题,主要发生在其任职沅陵期间,尤其是担任沅陵县委书记以后,更是“一朝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”,大肆权钱交易,严重违反纪律。

  2007年,黄泽春担任沅陵县长,找他办事的人多了起来。一次,他“关照”有加的老板张某上门“拜年”,送给他10万元。

  第一次面临这么大的诱惑,黄泽春坦言,当时“有点顾虑”,但看着一扎扎百元钞票,又舍不得。转念一想,自己还可以通过权力来“弥补”张某,心里又是一阵阵安慰和平衡,终于还是按捺不住,把钱收下。

  在他看来,权力就是生财的工具,只要大权在握,帮老板的“忙”越多,得到的回报也就越多,大家互惠互利,何乐而不为?就在这样的自欺欺人中,他心甘情愿地踏上了被“围猎”之路。

  他喜欢打牌,总有人拿一些“垫底费”给他,少则几千元,多则数万元,他欣然笑纳。

  他准备买房,消息一传出去,马上就有老板奉上购房款,他毫不犹豫地就收了。

  他喜爱收藏,一次在一名老板家吃饭。该老板“特地”让他参观自己的私藏,他一件一件地把玩,对其中一物品爱不释手,眼冒亮光。该老板果断割爱,将该物品奉上。

  ……

  钱物来得如此容易,让黄泽春“喜出望外”。他习惯了权力的“红利”,党的十八大后依然不收敛、不收手,红包照收、礼金照拿,直至案发,收受10余人红包礼金,金额达数十万元。

  2014年8月,在他的“力荐”下,老板曾某购买了怀化市政府办拍卖的越野车,随后又按照其要求,将车“借”其使用。直至湖南省委巡视组进驻怀化巡视后,他才依依不舍地将车归还。其间,车辆的保险、维修等费用均由曾某承担。

  有哲人说,天上掉馅饼之时,就是地上有陷阱之时。于黄泽春而言,只要有“馅饼”,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陷阱。他视党的纪律和规矩如无物,与老板们以利相交、以权相交,心甘情愿地咽下“糖衣炮弹”,自觉为老板们的各种请托开绿灯、打招呼,越陷越深,走上绝路。

  3 心无敬畏无底线,赤裸裸以权谋私

  执纪人员表示,黄泽春最大的特点是“活动”能力比工作能力强。他在沅陵工作期间,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跑关系上,工作业绩乏善可陈。

  沅陵的一些干部群众表示,黄泽春主政期间,干部动得频繁,工作抓得一般。他引进的几个项目,都是开始时声势浩大,过段时间就没了声响,最后都成了“烂尾工程”。

  比如,2010年,黄泽春力主引进了某公司投资的太阳能热发电设备制造项目。该项目遇到资金困难,老板找到黄泽春疏通,他违反工作纪律,让沅陵县财政局与该公司签订借款合同,并用地方债券资金付给该公司9000万元。截至案发,仍有6000万元借款逾期未予归还,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。

  黄泽春担任沅陵县长时,就开始营造自己的小圈子。等到他担任县委书记后,大肆提拔使用“圈中人”,特别是其身边工作人员大都得到提拔使用,在沅陵造成极坏影响。干部群众议论纷纷,说他“拿党的组织纪律当儿戏”“肯跑肯送就有好位置”,他置之不理,我行我素。

  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妻子谢某下岗在家后,经黄泽春“运作”,先是被安排到沅陵县委组织部下属的远程教育中心(事业单位)吃空饷,接着又被调入沅陵县地税局,2014年1月调入怀化市地税局工作。

  为了规避组织对其财产的调查和掌握,黄泽春在填报个人有关事项时,弄虚作假,严重违反组织纪律。

  “利益的驱使和欲望的膨胀使自己越来越无所顾忌,无所敬畏,把党的廉政纪律和底线忘得一干二净。”落马后,黄泽春追悔莫及,称自己在县委书记任上表现“滑稽”,为利益所熏,为权力所获,“连最基本的宗旨观、群众观都失去了,连最基本的情操都丢掉了”。

  “他把人民给的县长和县委书记的公权力淋漓尽致用于谋私,赤裸裸地上演了一出以权谋私的闹剧。”执纪人员表示,黄泽春全无敬畏,从内心深处不把纪律和规矩当回事儿,根本不认为违反了会有什么后果,这是他堕入腐败深渊的根源。(记者 李志勇 申晚香 邹太平)

  忏悔录

  我连最基本的情操都丢掉了

  我的错误挑战了底线,是世界观发生了根本变化……利益的驱使和欲望的膨胀使自己越来越无所顾忌,无所敬畏,把党的纪律和底线忘得一干二净,连“人觉足先凉,树从根部死”这个自然界最浅显的道理都没有悟出,从而一步步走向了犯罪的深渊。记得小时候我曾经学过“三字经”,有句“人之初、性本善”记忆尤深。我作为一名有30年党龄的领导干部,在组织的关怀下,一步一步成长,最初也是善良的,肯为人民办事的。但随着职务的不断提升,欲望也在不断地升腾,慢慢地淡化了廉政的底线……在顾虑和畏惧中,也曾经反复地衡量着,这些钱是不是自己应该得的,是不是会从此走向犯罪的道路,坠入罪恶的深渊,彻底突破廉政的底线。但看着一扎扎百元钞票,来得如此容易,而且会通过自己的权力,来弥补别人的利益,心理又出现了一阵阵安慰和平衡,最后是安慰和平衡的心理战胜了畏惧和尊严,把钱收下了,从此也把底线突破了。

  我的错误挑战了良知,是宗旨观发生了根本变化。人民养育了我,我起码应为人民做点什么、贡献什么。结果我连最基本的宗旨观、群众观都失去了,连最基本的情操都丢掉了。在公心和私欲的天平上不知孰重孰轻,在失去良知和理性的道路上渐行渐远……记得郑板桥有首诗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旧时的官吏,在县太爷的位置上都能有这样的抱负,我这个党组织培养多年的县委书记,却表现得如此“滑稽”。没有把群众的冷暖时刻放在心头,而是为利益所熏,为权力所获,在金钱面前,淡忘了群众观念,丧失了良知。

  我的错误挑战了担当,是履职观发生了变化。我对自己犯下的错误,开始保持侥幸心理,甚至对抗组织……在我任县委书记期间,由于迷恋金钱,经不住诱惑,欲望的膨胀,把本应属于自己的担当也忘了、丢了,如反腐倡廉的双重责任,自己不但没有履行好,还把一个班子带得乱糟糟。在招商引资的项目决策上,越来越把握不住,曾一度出现混乱的状态……另外在干部的选拔任用上,也没有担当好,用人不公的现象也常有发生。自己在重要的用人推荐上,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有的已经造成了严重影响,无法挽回,损害了党的形象。(摘自黄泽春忏悔书)


版权所有 © 西安石油大学纪委、监察处 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电子二路东段18号   邮编:710065   电话:+86-029-88382230   技术支持:信息中心